23部委联合发文提振消费市场 刺激消费 先要松绑

落实好现行中央财政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补贴政策和基础设施建设奖补政策,推动各地区按规定将地方资金支持范围从购置环节向运营环节转变,重点支持用于城市公交。

促进机动车报废更新,加快出台报废机动车回收管理办法实施细则,严格执行报废机动车回收拆解企业技术规范,完善农机报废更新实施指导意见。

►对纯电动轻型货车不限行或少限行

促进汽车限购向引导使用政策转变,鼓励汽车限购地区适当增加汽车号牌限额。

近日,国家发改委、中宣部、财政部、商务部、人民银行等23个部门联合印发《关于促进消费扩容提质加快形成强大国内市场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实施意见》)聚焦改善消费环境、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助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实施意见》围绕大力优化国内市场供给、重点推进文旅休闲消费提质升级、着力建设城乡融合消费网络、加快构建“智能”消费生态体系、持续提升居民消费能力、全面营造放心消费环境六方面提出19条政策举措。汽车消费成为此轮促进消费市场的重点领域,也对提振汽车消费市场提出新要求。

除了《实施意见》,连日来,围绕汽车消费、促进汽车行业尽快恢复发展,国家、地方发布各种政策救市。无论是国家层面促进经济尽快恢复活力,还是地方政府层面的提振汽车消费举措,归根结底都是要恢复市场活力,为汽车终端市场创造更具活力的消费环境,放开汽车终端消费的种种限制成为救市的当务之急。

►优化供给、绿色产品是关键

《实施意见》首先明确,要大力优化国内市场供给,全面提升国产商品和服务竞争力,加强自主品牌建设,改善进口商品供给,进一步完善免税业政策。提供更好的产品无疑是刺激汽车消费需求最根本所在,正如清华大学车辆与运载学院院长、教授杨殿阁所言:“车做得好总能卖得出去。从去年的市场情况看,即使车市整体出现很大的下滑,但仍有企业销量不错,皆是因为它们产品品质不错。”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王青也强调,构建健康的汽车市场关键是加强供给。只有提供满足市场需求的产品才能真正推动市场健康发展。《实施意见》还要求,全面营造放心消费环境,强化市场秩序监管,积极推进消费领域信用体系建设,畅通消费者维权渠道。

《实施意见》提出鼓励使用绿色智能产品,特别强调要促进机动车报废更新,加快出台报废机动车回收管理办法实施细则,严格执行报废机动车回收拆解企业技术规范,完善农机报废更新实施指导意见。促进汽车限购向引导使用政策转变,鼓励汽车限购地区适当增加汽车号牌限额。不但“绿色”的汽车产品将成为汽车市场未来的主导,怎样提供绿色的产品满足市场需求也是车企必须做好的功课。

《实施意见》还明确要加快构建“智能”消费生态体系,加快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建设,鼓励线上线下融合等新消费模式发展,鼓励使用绿色智能产品,大力发展“互联网社会服务”消费模式;持续提升居民消费能力,促进重点群体增收激发消费潜力,稳定和增加居民财产性收入。构建更好的智能化消费生态正是当前汽车终端消费正在积极推进的发展方向,而提升居民消费能力将直接影响汽车的终端消费。

►提振车市治标也要治本

3月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召开会议,研究当前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稳定经济社会运行重点工作。会议强调,要加大公共卫生服务、应急物资保障领域投入,加快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进度。新基建将成为推动我国经济发展的新引擎,对汽车行业的发展尤其是车市走势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在上海对外经贸大学金融管理学院讲师刘建丰看来,疫情对中国经济供给侧和需求侧形成了双重压制。在供给侧方面,导致制造业和服务业工人离岗,工厂或服务场所关闭或半关闭,工厂制成品或服务供给下降。在需求侧方面,疫情的影响是分化的。一方面,其使消费性生活品和防疫物资的需求大幅增加,在供给受到压制下导致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大幅上升。另一方面,其压制工业原材料和制成品的需求,导致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PPI)下降。疫情后,因为出口和消费恢复需要一段时间,所以更应重视基建投资,特别是“新基建”投资对我国经济的拉动作用。尽管当前“新基建”投资的规模仍较小,但这不妨碍其将成为未来新的经济增长点。对此,应予以高度关注。当前的汽车消费之所以处于严重的下行区间,这很大程度上是经济结构调整带来的消费群体收入受影响带来的,一旦“新基建”推动的经济新增长点效应爆发,无疑将从根本上解决汽车消费乏力的问题。

在“新基建”促进经济复苏的同时,各地刺激消费尤其是汽车消费的政策也在不断出台。

3月3日,《关于印发广州市坚决打赢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阻击战努力实现全年经济社会发展目标任务若干措施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明确提出要提振汽车消费,针对疫情期间市民自驾通勤的需求,加快推进落实2019年6月明确的新增10万个中小客车指标额度工作,并视情况研究推出新增指标。2020年3月至12月底,按照鼓励技术先进、安全可靠原则,在使用环节对个人消费者购买新能源汽车给予每车1万元综合性补贴。推进汽车更新换代,对置换或报废二手车的消费者,在广州市注册登记的汽车销售企业购买“国六”标准新车,每辆给予3000元补助。此前,早在2月3日,佛山市就发布政策提出,从2020年3月1日开始,对购买“国六”排放标准汽车的消费者给予每辆车2000元至5000元不等的补贴,还对汽车销售企业促消费的宣传费用进行补贴,为期一年。

近日,珠海也发布《珠海市人民政府关于有效降低疫情影响促进经济平稳运行的实施意见》,在促进汽车消费中提出,对在珠海注册登记的汽车销售企业购买“国六”排放标准汽车的消费者给予补助,对符合规定的车展布展企业、车展汽车销售企业,给予场地、宣传投入补助和销售奖励。同时简化汽车登记、二手车交易手续,优化汽车金融服务。而且,珠海还提出自3月3日起“公职类事业单位外地户籍工作人员、港澳同胞以及我市急需人才等三类外地户籍人员,无需居住证就可在珠海办理购车上牌。”为汽车消费创造更便利的消费环境。

至此,广东省已经有佛山、广州、珠海三座城市出台了刺激汽车消费的政策,且多提供“真金白银”的补贴。3月4日,湖南省发改委主任胡伟林在当日召开的湖南省统筹推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新闻发布会上透露,为促进汽车消费升级行动,鼓励各地对无车家庭购置首辆家用新能源汽车给予支持,加快新能源汽车充电基础设施网点布局和建设。加大城市新建公共停车场力度,加强居民小区停车位规划与改造,鼓励车企和经销商在省内组织开展“汽车下乡”促销活动,加快繁荣二手车市场。随后,湘潭也出台针对一些车型的补贴政策。

►放开限购立竿见影

事实上,去年以来,伴随着车市增速的不断下滑,放开限购的呼声就没有停止。去年有国家部委提出放开限购的建议,却没有这次这么大力度。

《实施意见》再次明确,促进汽车限购向引导使用政策转变,鼓励汽车限购地区适当增加汽车号牌限额。早在2月16日《求是》杂志刊登的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研究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工作时的讲话》中就提出,要鼓励汽车限购地区适当增加汽车号牌配额。

事实上,2月20日,商务部发布会就已经提出鼓励汽车限购地区适当增加汽车号牌配额,带动汽车消费。此轮刺激消费,国家层面对于放开限购有着更大的倾向。这不同于去年初国家发展改革委等十部委联合印发《进一步优化供给推动消费平稳增长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的实施方案(2019年)》提出的“进一步优化地方政府机动车管理措施”要求——“已实施汽车限购政策的地方,要结合本地实际情况,优化机动车限购管理措施,有条件的地方可适度盘活历年废弃的购车指标,更好满足居民汽车消费需求。”其放开的尺度明显更大。

正是国家层面有了明确的政策要求,地方政府对放开限购有了回应,这方面最积极的两座限购城市是广州和深圳。事实上,广州和深圳早在去年就已经明确增加新能源汽车牌照指标,在此轮政策要求后,又加大了对政策的执行力度。

只是,放开限购的政策还有待在更多限购城市落地。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提出,限购地区要适当增加汽车号牌配额,已实施汽车限购的城市加快放宽限购指标。继广州、深圳和贵阳外,北京、上海、天津、杭州等地也要跟进释放限购指标额度。

伴随着这一轮放开限购建议的提出,尽管各方也有争论,但以目前的发展形式看,解除、放松限购以刺激汽车消费已势在必行。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名誉理事长付于武认为,当前,救市最有效的措施是推动地方政府取消或部分取消汽车限购。“非常时期,特别要释放市场活力,提振消费者的信心,满足老百姓对汽车的消费需求,这是硬道理。”付于武说。但他也强调要根据城市具体情况采取不同的政策,切忌一刀切。北京、上海这种庞大需求被限购抑制的城市,也应该增加车牌的供给。

清华大学汽车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显君也认为,恢复销量增长最立竿见影的政策就是解除限购。“解除限购能刺激有刚性需求的消费者购车,像北京、杭州等限购城市应该能释放250万~300万辆的销量。解除限购以后,整个汽车产业的供应链、服务链都会被带动。”李显君表示,2020年初的这次疫情很突然,对很多产业都造成了不小的冲击,汽车产业也不例外。但汽车产业的下滑是从去年和前年就开始了,这次疫情作为影响企业发展的外部环境加快了这种下滑速度。在市场加速洗牌的同时,汽车企业更要关注外部环境,制定理性的战略目标,抵抗脆弱。同时政策应尽量松绑,一方面是激发市场活力,另一方面,新能源汽车企业抵御风险的能力也需要在市场中得到锤炼。

放开限购,大家最为担心的是激增的汽车对城市交通、基建等方面带来的负面影响,而这无疑正是对城市综合治理水平的考验。李显君表示:“北京、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要有节奏地放开限购,这就在考验一个地方政府交通管理水平了。我相信政府针对汽车产业及交通的相关政策能够借助疫情这个契机得以调整。”

增加车牌的供给之外,付于武还强调要特别鼓励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同时,要特别重视节能型小排量汽车的发展,增加道路的容积,必须坚定不移的引导汽车消费向小型化发展,要向日本和欧洲学习。

►税收调节当有策略

事实上,当前的汽车行业发展,从国家政策看,各项大政方针已经到位,而要真正刺激消费,还需要更多更接地气、易实施的政策。

首先最突出的就是与消费者购车直接相关的税收调节。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相关人士提出,将个人购车支出纳入个人所得税专项附加扣除。尤其是对个人购买节能环保或新能源汽车,允许其将购车支出分年度扣除,促进汽车消费;调整小排量(1.6L及以下)乘用车购置税率,加大汽车下乡刺激性政策。调整车辆购置税率,对小排量(1.6L及以下)永久实施更低税率。并结合近期发布的汽车下乡政策,制定细化方案,促进农用车转购轻型乘用车,以现金补贴、减免车辆购置税、纳入个税抵扣、降低汽车使用成本等多种形式,促进汽车市场消费增长;实施国三排放车辆置换购置税减免补贴。用3年时间,将现有约2000万辆国三排放车全部置换,每年可新增600万~700万辆的销量,淘汰旧车再加大对海外出口支持,鼓励二手车出口,提高出口退税。既解决环保担忧,又实现消费升级,拉动内需。

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建议,汽车购置税暂时减半征收。实施购置税减半政策虽然在购置税环节有所减少,但它提升了消费税与增值税方面,对国家总税收是一个利好的情况。崔东树甚至还提出,采用购车抵个税的措施来长期地推动换购稳定增长。“实行专项附加扣除是个税制度的重要举措。目前个人所得税法规定的对子女教育、继续教育、大病医疗、住房贷款利息、住房租金和赡养老人等6项专项有附加扣除的规定。这对增加居民收入、促进消费具有积极作用。个税减免的政策是有利于居民消费的利好政策,家庭购车应该与购房享受同样的免个税政策。比如每个家庭三年内有一次购车免税机会,购车可免除5000元个税。在缴纳车购税后,分5个月抵冲5000元个税。这样既能促进消费,也平衡私人把车辆挂靠公司抵税的不公平税收问题,促进税收公平。”崔东树表示,目前私人个人所得税调整,增加免税扣除项,应该把家庭车辆购买纳入抵税范围,否则车辆都挂到单位名下,虚增财务成本,形成税收推动的消费畸形问题。新车购车有购置税等纳税信息,很容易联网确认,因此对纳税的影响不大。

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官方微信帐号

扫描二维码收听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微信号,了解更多内蒙古新闻!

点击排行
热点推荐
新闻图集